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一朵花要怎样才算开过  

2008-04-24 12:4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是我在高三教室里看到的第一个女生,长得不漂亮,瘦瘦小小,很安静,话也不多。后来她就成了我的同桌。 

  那时班里有些大胆的男孩偷偷给自己喜欢的女生写纸条,她也收到过一张,虽然我和她不过是很普通的朋友,但她却拿给我看,问我怎么办。我已经不记得我当时对她说了些什么,但她对我的那份信任,却让我很多年以后都不能忘记。 

  到了期末,她却再没来上学,听说是病了,我旁边的座位便一直空着。 

  忽有一日,老师将我们几个班委会员找到一起,说:你们去看看她吧,同学一场,唉!我们不明白老师为什么叹气,但是我们仍然很高兴,因为老师给了我们五十元班费,还给了我们难得的半天假。 

  我们买了很多东西去她家,她看上去更瘦更单薄,见了我们,仍然话不多,我们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她只是安静地帮我们削那些水果。临走时她说:我大概要休学一年了。你们都忙,等高考结束了我们再聚吧。 

  回来的路上一个女孩突然小声说:你们知道吗?她也许永远也等不到明年了,她得的是白血病,大家都不敢告诉她。

  女孩说,她继母对她不好,父亲又懦弱,家里拿不出钱。 

  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过了很久我听见我的声音在问:你的意思是说,她会死?那个女孩望着我,点点头。 

  刹那间我脑袋里的零件全碎了。一直以来,我们的字典里除了课本还是课本,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机会这么近地感受一个人的死亡。我回头看看我们来时的方向,发现她仍站在那幢灰败的小楼的阳台上,远远地看着我们,那么瘦小单薄,仿佛是一只在没有风的天空里飘着的风筝,孤零零地随时会落下。 

  第二天下晚自习后,我去了她家,从她的小窗里透出的那份寂寞像藤一样缠着我的心不能呼吸,我觉得我无路可逃。她显然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地,她眼里流露出我期盼的那种惊喜的表情。我第一次发觉原来她也有开心的时候,她的精神很好,有很多时候我几乎忘了她是一个病人。只是临走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让我的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她说:你,还会来吗? 

  我无法忘记她说那句话时眼神里那种期盼的表情。 

  后来我便将我的全部小说搬到她的房间里。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我给她讲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讲我怎样捉弄新来的实习老师。我知道我的表演很拙劣,我无法给她带去更多的欢乐,更多的时候,我无话可说,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她坐在窗口那片惟一的阳光下,安安静静地翻那些已经卷边的小说。 

  她的父亲总是老远地站在路口迎着我,看到我来了会像孩子一样笑出声来,这个不到四十岁的老头儿的男人,有一天下楼的时候忽然拉着我的手,他的声音里满是祈求:你要常来呀。 

  我照他的话做了。有时候我觉得很累,因为注定了这是一场悲剧,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停下来。 

  有一天晚上,上大学的姐姐从学校里回来,给了我几颗巧克力,客厅的花瓶里有她带回来的玫瑰。姐姐走的时候我随口问她为什么今天这么漂亮,姐姐说:傻瓜,因为今天是二月十四呀! 

  原来今天是情人节。我忽然想起了她,她还来得及等到那个喜欢她的人送她巧克力和玫瑰吗? 

  我偷了姐姐花瓶里的一朵玫瑰。那天晚上我去得很晚,可还是将巧克力和花送给了她。她看了很久才轻轻地问我:为什么要送我这些?我鼓起勇气学着姐姐轻松的语气说:因为今天是二月十四呀! 

  她的眼里有盈盈的泪光,她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光芒。 

  我真的没有喜欢她的意思,我只是希望我的关心能驱散死亡带给她的痛苦,哪怕那些不过是黑暗来临前的最后一缕阳光。 

  我后来还送了很多玫瑰给她,因为我的邻居家的花园里刚好就有这种花,整个春天她的花瓶里一直飘着淡淡的花香,我和她一起看着那些花一片花瓣一片花瓣地枯萎,也看着阳光在她窗台上爬上爬下。 
  春天很快就过去了,那天我去得很早。下星期就要高考,我已不能再抽出更多的时间来她这儿。她说你要好好地考,你一直都很聪明。她的父亲告诉我她整夜整夜地咳,整夜都不能入睡。 

  她望着我,仿佛要把我刻进她的眸子里,突然之间她问我:我喜欢我的是不是?我拼命地点头,心里的泪一下子涌上来,忽然有一种想拥她入怀的冲动。 

  我真的抱起了她,我感觉自己抱着的是一片云,一片随时都可能化成轻烟的云。我的嘴唇轻轻地碰了碰她的额头。 

  她说:今天我好高兴,谢谢你吻了我,谢谢你送我一份这么好的礼物。 

  她这是在向我作最后的告别。我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像我一直期待的那样,奇迹般地好起来了——注定了她要带着那些来不及开放的花瓣去天堂。 

  七天后,高考结束,她的小屋已经空了,那个可怜的男人送我走了老远,一直握着我的手不停地说谢谢。 

  她托她父亲转交了一个木箱子给我,我知道那是我送给她看的小说。 

  我不再去想这件事。箱子扔到床下,八月,我等来了大学的通知书。失去朋友的伤痛在18岁的年龄里很容易恢复。我甚至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因为我告诉自己,我没有喜欢过她。 

  我搬它们的时候很不客气地摔了一跤,书散得满地都是,还有一张纸。 

  是她留给我的一张贺卡。她说,谢谢你陪我那么长时间,我知道我快要死了,但死有什么好怕的,你已给了我所有的快乐和幸福,我来过、爱过、活过,便已足够。 

  很多年前的那滴泪终于落下来。她的笔迹慢慢模糊,我听见有人在冥冥之中问我:一朵花要怎样才算开过?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