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那张记着人名的白纸  

2008-03-15 20:16:05|  分类: 美文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张记着人名的白纸

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最初的兴奋过后,就再也没有办法高兴。一分之差,让我落入了自费生的行列。每年6000元的学费刺着我的双眼,父母都是下岗工人,生活本就拮据,前两个月我妈妈又突发急病,虽然抢救过来,但一想起那晚,我还心有余悸。等妈出院后,家里的积蓄就差不多全光了。爸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份照顾再就业的工作,每月也只有400块钱。

但父母却很高兴,拿着我的录取通知单,象看星星一样地看不够。爸用粗糙的手抚着那张通知单:“这可是一所好学校啊,别人家的孩子想念还考不上呢。儿子,你放心,这四年你老爸一定供得起你。”

泪就在我眼里打转,四年,就是二万四千块钱,单凭老爸那点工资,怎么能够?单是这开学的6000块钱就不知怎么凑了。我知道,惟一的办法就是去借,可自从爷爷奶奶去世后,在这个城市我们就再没有别的亲戚了。接下来的三天,爸打开电话的长途锁,向外地的亲戚们借钱,每次他都是大声地说:“我儿子考上大学了!”然后突然很别扭地压低了声音:“嗯,那什么……能不能……借点钱?”然后再提高了声音:“我会很快还的!”放下电话,他的脸红红的,额上还冒着汗。

亲戚们也都是穷的,再说,我也是个男子汉了,怎么能光看着家里如此为难?趁着还是假期,我偷偷地到家附近的雪糕批发站去批了一盒雪糕。店主是我家的邻居,他笑着问我:“怎么?考上大学了,要庆祝一下?”我红着脸,没吱声。我把家里的小木箱腾了出来,装上雪糕,再厚实地包裹上毛巾被,放在自行车后座上,满怀希望地出了门。烈日下,我骑了半个多小时,想到离家远一点的地方卖。当终于有一个人递过来一块钱时,我慌乱得手都发抖了,打开箱子,雪糕已经化得不成样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转眼间就变软的包装袋,我的勇气也开始一点点融化。

还卖吗?我问自己。想来想去,终于对自己说:再试一次!吸取教训,明天不能乱骑了,要顺着人多的街道走。第二天一早,我又去批了一盒,店主叔叔奇怪地看我一眼:“你吃得这么快?一天一盒?”我涨红了脸,说是去卖的,然后眼泪就不争气地落下来,“上一次的全化了。”

叔叔拍着冰柜:“你怎么不早说?”然后挖 出两大块冰给我,让我放在箱子上面,又说:“你先去卖,快化了就拿回来,我给你换。”

谢过他,我又充满信心地出去,只盼能早些卖出去,可我想得还是太简单了,几乎各个人多的路口都有冰柜放在路边,人家是坐地户,我不能停在人家附近卖。可是再不卖就又要化掉了,怎么办?我横下心,停在一个路边不顾一切地吆喝着:“雪糕!雪糕啦!”有几个行人真的停下来买了,我高兴极了,就在这时,一个光着上身的汉子走过来:“你没长眼睛啊?堵着我的门口卖?挡地方你知不知道?”我赔着笑脸,赶紧推上车子就走。就这样,看到人多一点的路口我就停下来,拚着挨人家的白眼,听随口而出的脏话。这一箱雪糕,我终于都卖出去了。

回了家,妈已经知道我干什么去了,她一遍遍地用湿毛巾为我擦脸,什么也没说,眼里地是深深的疼痛。“没事,妈,我再试一次,会好的。”渐渐我一天可以卖掉两盒了,有时晚上剩下几支,我就拿回来和爸妈一起吃,可一想到6000块钱的学费还是没着落 ,我就恨不能一天卖出去一百箱才好。

这一天晚上,爸是红着眼圈回来的,我和妈吓坏了,以为出了什么事,爸从口袋里往外掏钱,零零散散的。“这是同事们凑的。”要知道,他的同事们也都是下岗的人,生活也不宽裕呵。爸拿出一张记着人名的白纸给我:“儿子,要记着人家呀。”我努力地点头。

亲戚们的汇款单陆续到了几张,加上这些钱,学费已经看到希望了,虽然每天烈日晒得我头晕眼花,但为了已经见到希望的学费,我仍然鼓励自己推着自行车卖雪糕。秋老虎的天气更热了,一会儿功夫就有许多人来买,手忙脚乱却心花怒放。人散后,我一抬头就看见了那个光膀子的汉子:“告诉你别堵我的门口卖,你有没有记性?”我心里一惊,只顾着卖了,没注意又堵在人家门口。“对不起,对不起。”我赔着笑赶紧推车,那大汉却不依不饶地骂了我一句,我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一把就拖住我的车:“怎么?还不服气是不是?”我涨红了脸,一声不吭,就在这时,后面过来一辆摩托车,我们俩同时一闪,我的车咣地一声就倒在地上。“我的雪糕呀!”我大喊着,上去推他,他伸手就攥住我的手腕子。这时已经有人围上来看热闹了。我的眼泪开始哗哗地掉下来,却什么也说不出。正好一辆巡逻的警车从这里路过,大概是看到围观的人多,以为有什么事情,一个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人群纷纷让开,只剩下我大滴地淌着眼泪。

“怎么回事?”警察问话了。

那汉子说:“他堵着我的门口卖,你说我能不管吗?”警察回头看了我一眼:“哭什么哭?都跟我走!”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进派出所,而且居然是被警车带进来的,我越想越丢人。

“说吧,怎么回事!”警察问我。我觉得自己简直没脸见人了,居然被警察象审犯人一样的问话!我哭着把考上了大学却凑不齐学费,只好批些雪糕来卖,却不想堵了人家的门口的经过说了一遍。

我说完后,屋子里静悄悄的,半天也没有动静。我抬头看,见警察的眼里竟有泪光在闪。

“你怎么不早说呢!”汉子过来拉住我,“还以为是小混混呢。要知道你这么懂事,我哪能推你的车子?”

警察清了清嗓子,“这样吧,也没什么大事,你们自己解决吧。”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我:“拿着!不用说别的,上了大学要好好努力!”

汉子和我一起出来的,他拉着我:“以后你别推自行车卖了,批完了就直接放在我冰柜里,咱俩一起卖。”

再过两天我就要去报道了,汉子拿出三百块钱塞给我:“算借你的,放假时你再来。”6000块钱我终于都凑齐了,报道那天,我满怀喜悦与希望,揣着钱,还有那一张记着人名的白纸,上面又添上了:雪糕批发店的老板、带我上派出所的警察,街口那不穿上衣的汉子。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