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父爱永驻  

2008-01-22 15:11:06|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爱永驻

    “雨后的青山,好像泪洗过的良心”--------   冰心

   “父亲走了,父亲永远的走了……”一场噩梦将我从伤心的哭泣中惊醒,醒来后觉得既好笑,又伤心。也许是多天没有回家去看父亲的缘故吧!由于孩子还小,没人照料,母亲来帮我照顾小孩,就留下年逾花甲的老父亲一个人守在家里。又到周末了,不知道父亲过的怎么样。

    很小的时候,关于父亲的记忆总是那么森严,常看见父亲板着脸,他虽然没有打过我,但我害怕的要命,最典型的要数大三九天,因为怕父亲,不敢爬上父亲坐的热炕去暖和一下,只得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邻里乱转,要么借邻里的炕暖和片刻,要么约一群孩子互相嬉戏,在活动的同时,也使自己的身体得到了暖和。那时,如若碰上严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父亲能去远处赶集,父亲不再了,偌大一个炕就可以供自己享用,那真是再美气不过了。父亲管的过于严厉,以致我今天的脾气也这么倔强,我怀疑这是真正的遗传,后来看到电视上那个端洗脚盆水给父母的爱心广告,才相信父母是孩子的最好老师。父亲的严厉使我们兄妹都形成了传统的做人标准,对自己的子女严上加严。

二十年前的一个大热天,我跟爷爷去放羊,爷爷喜欢挖一些植物的根给我吃,有一次误食了有毒的,我上吐下泻,是爸爸把我一口气送进十里以外的医院,在迷糊中,只记得父亲肩背上的汗水往下流,妈妈急得唇上沾了一层血迹,在那几个披星戴月的夜晚,震撼最大的是父亲的认真和细致。出院的那天,父亲特意给我买了一个毛主席石膏像,那时家里吃“统销粮”,一大家人常因为缺几角钱而购不到粮,没想到父亲在那天竟那么大方。后来才想想,那年成家家都有毛主席像,听说像可以带给人平安,也许父亲那样施舍就是为了保佑自己的儿子永远平安吧!

 为了生活,父亲干过赤脚医生,当过民教,打过工,做过买卖,他的足迹走遍了方圆几百里,父亲是个灵性的人,早年多难的生活使父亲的骨子里就有过人的胆量,这是我们下一代人远没有的,亲戚邻人碰上要紧的事情,父亲总是以说理人的身份出现,这么多年来,父亲仍为别人的事乐此不疲。听说直性子的人很硬气,这是完全符合父亲的。不过父亲也有柔肠挂肚的时候,那年刚初中毕业的大哥到新疆去打工,已经两年没有回来了,父亲在每天吃饭时总提起大哥,当年过春节大哥也未能回家,父亲在大年夜偷偷的溜掉了,一个人躲在房间掉泪,累及到全家人哭哭泣泣,我那时年龄小,家里人哭泣,自己夜跟着哭,不只得什么是伤心,只记得大哥念初中时,回家时常给我带回几串好吃的槐花,过节了,几年不见大哥,真的有些想念。不过,我当初真的不理解父亲,为什么他也“有泪轻弹呢”?

在许多事上,父亲总能扛过去。记得那时家里养的羊多,二哥是专职的放养的,碰上假期,放养的事非我莫属,放养、捡柴禾,练就了自己的好身体。小时候听父母说,我的身体是很瘦弱的,十岁前药罐子不倒,早上起来脸虚肿的厉害,尽管那时父母最痛爱我,兄长姐姐也也待我让了又让,可是偏染的花儿不上色,我的体质很差,直到放了多天羊,翻高山,下沟壑,身体才好起来。放养的时间长了,对羊又特别的感情,那年碰上了羊疫,一圈羊病的病,死的死,伤的伤,所剩无几,当时我的心碎了,好端端的一圈羊就这样死光了,姐姐看在眼里,哭得几天不吃饭,妈妈也暗自垂泪,那好多羊仔都是妈妈亲自养活的。看着自己放养的羊一只只死去,我哭了又哭,父亲看着大半个家产没有了,但他仍旧能开导我们,鼓励我们,记得最清楚的是父亲说过的话:“人活在世上,那能不碰上三灾八难,只要人健康,什么都会有的……”后来家里也有过死牲畜、丢钱财、被盗窃的大事,父亲总是那样沉着,能给家里稳住阵脚,我总觉的,有父亲在,我们会有无限的安全感。

岁月匆匆,时光易逝,父亲也老了,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二哥分家,侄子有病,家里的变故太大了,加上我的学费,家里债台高筑、人心惶惶,父亲没黑没明,硬把侄子背到天水,经过多趟精心治疗,总算创造了奇迹,侄子的病痊愈了,,斯年,父亲刚过五十,但头发已经全白了。没有父亲,我们真的熬不过那段艰难的岁月。

而今,生活好了,我的工作也算如意,为了照顾小孩,母亲来给我帮忙,家里的一切都留给了父亲,地虽不算很多,但对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那可是不小的任务。近几年,父亲的腰腿不灵便,但他对生活仍很有信心,我们弟兄均在外面,耕作的活儿全凭父亲,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我也劝父亲不要种地了,但他还是执意不肯,家里的土地被父亲操办的很好,收成也很好,他时时告诉我,趁着自己还有力气,应该多干些,也会减轻我们的负担,就是年头节下回家,家里用的总很宽裕。每次回家,看着被父亲汗水浸透的衣服,我总觉得父亲这么老了,还这样流汗多不应该啊,明显的,父亲的饭量也不及过去,病也多了起来。上周回家,看着父亲拄着手杖在挑洋芋,一股无言的悲伤泛上心头,这就是我当年稳健、干练的父亲吗?在泪光中,我无声地哭泣,我生怕父亲看见,便背过去拭干了泪……

那夜,我和父亲谈了个通宵,父亲在感叹人生苦短的同时,让我记住:人的一生吃穿不能亏了自己,碰到大起大落的事情,要能挺过去,结识好朋友比攒钱财好得多……

第二天,父亲顾不上歇缓,又把我送了一程又一程,总觉得不放心,其实,我心里最放不下的是父亲,走了很长的路,当我回过头去时,父亲仍站在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