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天全:汉藏文化的接点   

2007-10-25 14:50:14|  分类: 美文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省天全县坐落于著名的二郎山东麓,沿东西走向翻过二郎山便进入康藏地区。从地形上看,四川盆地在这里走到了尽头,过二郎山就是青藏高原的景致。所以,天全是平坝、丘陵走向高山、草原的过渡,是汉藏民族交往的走廊,汉藏交融在天全留下了丰富宝贵的印证。
  
  四川省天全县坐落于著名的二郎山东麓,沿东西走向翻过二郎山便进入康藏地区。从地形上看,四川盆地在这里走到了尽头,过二郎山就是青藏高原的景致。所以,天全是平坝、丘陵向高山、草原的过渡,是汉藏民族交往的走廊,汉藏两大文明的交融在天全留下了丰富宝贵的印证。
  
  《康定情歌》背后的故事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罩在康定溜溜的城哟……”
  众所周知,《康定情歌》,这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为世界最有影响的十首民歌之一,至今仍被人们广为传唱,但歌曲与天全的渊源却几乎不为人知。据说,其原创取材于上世纪天全县军城头(现县城黄土坡新民街)张裁缝之子张自才与康定藏族姑娘李桂兰追求婚恋自由、向往美好爱情生活的浪漫故事!
  现居康定的藏族歌手毛永刚说,上世纪40年代初,从天全到康定缝衣谋生的“张裁缝”之子张自才与康定“李凉粉”之女藏族姑娘李桂兰大胆追求爱情的故事在康定传为佳话,毛永刚父亲编成歌曲在婚礼上演唱,张家为此答谢了新帽新鞋新大褂,李家答谢的则是凉粉一盆……
  对“张家大哥”和“李家大姐”爱情故事的传唱说明人们对汉藏之间通婚早已习以为常,反映出天全在汉藏民族文化、信仰和生活方式交融上源远流长的背景。
  
  溯源茶马文化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一独特的文化现象近年来引起了研究者的重视,那就是茶马文化包含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多重意义。
  “汉家饭果腹,藏家茶饱肚”、“宁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藏族同胞对茶叶的需求达到“嗜茶如命”地步,但高寒气候不产茶叶。唐开元十九年,藏民请开茶市,朝廷允许“茶马之政”,用内地丰富的茶叶与藏区所产良马进行物物交换,“蜀茶总入诸蕃市,胡马常从万里来”,可见当时四川“茶马之政”的盛况。这就是跨越唐、宋、元、明、清,历经千年不衰的“茶马互市”。
  天全地处康藏门户,自古盛产茶叶,自唐始就是全国茶马互市的中心场所之一,汉藏文化的渗透和融合由来已久。
  唐贞观年间,孟将军在天全疏河通道,“采茶子于山谷间遍种之”,引导天全人民垦荒种茶,并修筑“碉门”(今天全县西城),以解决“行茶通蕃由经小路,其时万山丛杂,人迹不通”的艰难,从此,碉门超越了简单的商品交换场所意义,成为见证汉藏经济政治交往的一个重要符号。
  吐蕃松赞干布在位时,设置“蕃茶官”(时人称“蛮王”),专司茶马互市之职。碉门“蛮王”主要与唐政府在碉门的官员协调,商定每年的茶马贸易额,以及帮助蕃商办理茶马交易手续等,维护蕃商利益。唐政府也在碉门设立了“互市监”,由中央派员直接经营。贸易内容扩大到除茶马以外的粮食、布帛、珠玉、皮革、药材、藏器等。
  宋朝是碉门茶马司最繁盛的时期,客商云集,交易频繁,承担了天全边茶的生产、加工和销售,当地老百姓则承担着种茶贮边、备赏边民的任务。元朝,“置榷场于碉门,与吐蕃贸易”,碉门依然是重要的“茶马互市”场所。明初,“以茶治边”成为政治手段,茶马互市以官营为主,碉门遂为全国重要的“茶马互市”场所。清初,政府设置五处茶马司,天全为其一,但碉门茶马司已打破中央政府对茶马贸易的垄断地位;清中叶,清政府完全放开茶马贸易政策,商贾自由出售,“茶马互市”场所由碉门西移至康定、拉萨等地,碉门则兴起“边茶贸易”制度,且日臻完善。
  岁月流转,物换星移。“茶马互市”完成了历史上汉藏两地出产与需求的互补功能,客观上起到加强汉藏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的重要作用。汉藏人民的深厚友谊就像藏民歌所传唱的:“藏汉团结犹如酥油糌粑,相亲相爱犹如茶和盐”。
  随着后来道路交通的改善,“茶马互市”渐被现代商业流通所取代,但其经历千年沉积下来的茶马文化,却成为一种精神血脉,它们要么如“活化石”般长存在人们的灵魂中,要么以实物的形态成为继续传承汉藏人民友谊与情感的纽带。前者的典型代表如天全茶马古道遗迹,后者如享誉蜀中的天全边茶。
  
  
  古道遗迹与背夫
  
  从四川雅安出发,经飞仙关、始阳、天全、出禁门关、翻二郎山、过泸定、康定到西藏,蜀中茶叶被输送到雪域藏区,这条川藏线上的茶马古道,与从云南普洱出发通往西藏的滇藏茶马古道并称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中国古文明传播之路”,“堪与丝绸之路齐名”。
  这条临渊攀缘的险峻古道,不仅是连接汉藏等多民族的经济文化走廊,也成为人类为生存激发非凡勇气和作出超常努力的历史见证。
  过碉门,出禁门(关),便是重峦叠嶂的二郎山系,山恶水险,古道斗折蛇行,骡马也无用武之地,只有人四肢并用,方能攀援通过,于是造就了所有茶马古道中唯一的奇观:从天全禁门关至康巴路段的人力背茶!
  天全县青石乡甘溪坡红星村,曾经的背夫歇息之地,今天新建的茶马古陈列馆,背架子(背茶包的工具)、丁丁拐(背夫歇脚的支撑)、汗剐子(用于剐汗)、麻窝子(草鞋)、脚麻子(背夫翻山时绑在草鞋上防滑)、溜壳子(背夫渡河溜索用)……述说着一个个尘封已久的艰辛故事。至今健在的4位古道背夫,李攀林(86岁)、李忠全(85岁)、李永贤(81岁)、李攀祥(76岁),是这段历史的最后见证者。
  老人们布满青筋的枯手、弯腰驼背的身板、浑浊干瘪的双眼、苍凉断续的声音,都是值得解密的符号:真实的茶马古道,有着怎样的痛苦和欢乐?
  就是这群往返于古道的男、女、老、少,夫妻、父子、情侣或者全家数口人,主观上为养家糊口,客观上却将汉藏两地的风俗、文化、宗教等沟通起来。站在今天的角度看,他们在无意识中履行了文化传播的义务,成为汉藏民族团结的民间使者,是茶马文化的最大主体。
  “一出禁门关,性命交给天”、“雪在山顶上,风在山脚边”、“过了一关又一关,最后还有大风关”,艰难的茶马古道,艰难的搏命之旅,就像没有尽头的苦难人生,但背夫们没有熄灭自己的希望之火,“叫声妹妹不要愁,情哥拢了屋后头,三步两脚跷到屋,银子揣在包包头”,就是归程、欢聚的心境写照。茶马古道上形成了抗争苦难人生的独特背夫文化。
  

  如今荒弃在天全甘溪坡、紫石关、两路等处的残存古道,覆满青苔,与古城墙古灯塔石一起成为凭吊的遗迹,一个个密密麻麻的“拐子窝”(背夫歇息时支撑茶包的丁拐戳出来的圆坑)在石板上清晰可见。这些茶马古道特有的标记,是历史被撕磨的铁血烙印,是一阙无字的碑,向后人展示出历史的风雨年轮。
  “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上世纪50年代,一首筑路歌谣唱红了中外,但在茶马古道上,二郎山却是一座让人心惊胆颤的命运多舛之山。鬼招手、手把岩、望乡台……山路崎岖狭窄,险关重重,稍有闪失即命赴黄泉。乱世年代,更兼兵祸匪患,“碰上烂王八,从此难回家。”
  甘溪坡村口有一古柏树,干枯的骨架在风中发出噼噼啪啪的衰亡之音。古树历经千年生命,早年枝繁叶茂,参天蔽日。年轻的妻子将背夫送到这里,背夫用刀在树身为记。一般从碉门(天全)到打箭炉(康定)往来要15到20天,久去未归,女人们则来看望,若印记还在则意为丈夫未归,也就难说吉凶,记号若被刀削去,说明丈夫又去雅安或始阳取茶包了,不久便会归来。积年累月,作记号的人多了,树受的刀伤也多了,久而久之,树便在女人的期盼中、在背夫的刀刃下死去。枯树成为通向哀怨历史深处的秘密之径。
  “古道千年,背夫千年。君不见崎岖起伏之小道,竟成藏汉和衷共济之臂膀……呜呼,背夫之于斯世,如尘埃之寂寂;背夫之于当代,似星斗之煌煌……”今天,由四川作家聂作平题记的《古道背夫铭》碑刻在甘溪坡入口处,是对崇高与非凡的纪念。
  
  
                天全:汉藏文化的接点

   天全边茶
  
  “采茶刚趁月光明,大妇相随小妇行,采到春心尖纯处,春愁一缕发幽情”。天全种茶历史久远,风韵犹俱,地利藏区,是供应藏区边茶的重要基地。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从支援西藏建设、加强民族团结出发,延续以茶安边政策,一方面大力发展茶叶生产,减轻茶农负担,提高茶叶收购价格;另一方面迅速恢复边茶加工生产,建立国营加工企业,提高产品质量,提供充足货源,满足藏族同胞对茶叶的需要。
  天全边茶专销康藏地区,采割当季或当年成熟新梢枝叶精制而成,因其原茶树生长在中高山区,气候寒冷,吸收和储存养分充足,茶质好,加工阶段又优化了色泽,并使醇、醛、酸、酮含量提高,增加了浓郁馥香,深受藏区人民欢迎。人民政府为确保边茶质量,指定了天全专制“金尖”边茶,并制订了严格的配方比例和检验检测标准,“金尖”外形色泽棕褐紧实一致,香气纯正,滋味醇和,水色红黄明亮,叶底暗褐粗老。
  严格的生产、优异的品质,使天全在上世纪80年代成为全国12个边茶基地生产县之一,天全边茶厂是国家认定的“全国民族用品定点生产企业”,其生产的“民族团结牌”金尖边茶,担负了四川南路边茶16%左右的生产任务。2004年4月,“民族团结牌”金尖边茶通过“茶马古道杯”全国优质边茶评选,成为边茶中响当当的名牌。近年,天全边茶厂革故鼎新,不断超越,又加入了现代化工厂的建设之列,以全新的形象和风貌高奏着民族团结和谐发展的新乐章。“棕色汉茶垒成墙,高过了东台的山岗,雅州女子的温柔,比蓝蓝的江水还长”,这首广为传唱的藏歌谣,既是藏族同胞感激之情的自然流露,也是见证藏汉民族团结的生动写照。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