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依偎那飘香的岁月  

2007-05-07 15:16:25|  分类: 美文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只萤火虫,在六月的夜空里盘旋着,那时隐时现的莹光,仿佛在提醒我,这应该是一个草垛疯长的时节。然而,在没有草垛的夜晚,那只孤独的萤火虫是否迷失了栖息之地?抑或像我一样备感失落呢!!
   对于草垛,或许我只能早梦里与它们相依相偎了。
   碑,不仅仅代表着已逝的岁月,它还意味着生命的延续。而草垛便是一个村庄的碑了。从草垛的面孔上,即使是一个陌生的路人,也能够读出一个村庄的欢笑,忧愁,它们是那么真实而亲切。
   六月的草垛,是用麦子的躯体堆积起来的。它每就像雨后的蘑菇,眨眼之间便生满村庄的前后左右。在阳光底下,泛着金子般的色泽,麦子喜欢用这种雄壮的姿势,来给自己的生命发光。
   在阳光撒欢的日子里,那一个个草垛,像立在地头的雨季的时候,披着苇帘的草垛们又像头带斗笠的老农,蹲在田间聆听庄稼的呢喃。
   走进夜晚,散发着馨香的草垛,开始分娩出一个又一个故事。萤火虫们是快乐的,犹如孩提时的我一样,没有丝毫杂念,在草垛上空兴奋的舞蹈着。它们时而用翅膀亲扶一下麦秸的肌肤,那一阵美妙而深遂的音符,只有在没有风儿经过的时候,才能捕捉到。
   在阳光的氛围里,年轻人很容易成为故事的主角儿。
   当树叶在地上打旋的时候,便意味着冬天要来了。那曾经伫立在田野中的高粱和玉米棵子,被庄稼人垒成高高的“房子”与那些敦实的麦秸相伴。
   这个时候的草垛,是孩子们和麻雀的世界,一个个草垛被顽皮的孩子掏空,它们像机灵的田鼠一样,从这个擦多钻到另一个草垛。而那些警觉的麻雀,也会从一个草垛飞到另一个草垛,像是在互相嬉戏。
   当麻雀将树枝上的最后一片枯叶弹落时,雪花也就跟着落下来了。
   在一夜之间,那写草垛偏从人们的眼前小时了,原来,它们已经变成了一个个浓缩的雪山。这时候的孩子们,或躲在暖烘烘的炕上,缠着大人讲那些芝麻烂谷子的故事或将切好的红薯片放到火炉上,烤出比麦香还要游人的气息。他们啊,早忘了村外的草垛,只有痴情的麻雀仍在草垛上跳跃着,印下一串串细碎的爪痕。
   然而,草垛并不喜欢这一身洁白的外衣。因为,雪阻挡了它们凝望村庄的视线。于是,风声一响,它们便张牙舞爪起来,迫不及待的将身上的积雪抖落。
   些的舞姿,于鞭炮的声音相距很近。草垛也像村子里的老人们一样,对鞭炮声音充满了敬畏。随着鞭炮的声音,年轻的草垛又长了一岁,年老的草垛继续老去,终有一天,它们苍老的生命,也会像村里逝去的老人一样,变成袅绕的炊烟,融入一个无形的世界。
   我们距离草垛越来越远了,然而,那一缕缕袅绕的炊烟却永远驻留在我的心房里。时而,我的双目,就会被那携带着厚泥香的气息,呛的热泪盈眶。
   永远无法忘怀。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