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shhuo  

2007-05-04 14:10:25|  分类: 生活麻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自己就象站台边孤独的乘客,末班车已缓缓启程,后面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车。如果我再不跳上去,恐怕就要这样一直等待下去了……”这是泉给我的信中说的话。那时,我们通信已整整八年。
   我俩相识在江南的一个小镇,是同班同学,本来我并没有注意这个并不高大帅气的男生,因为建在小镇的高中男多女少,女生总坐在前面,而且八十年代的高中生远不够大方,毕竟农家孩子多。
   有一天,忽然看见一直空着的后墙黑板上写了一则笑话:“这本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但是不研究这个问题,会造成更多的问题;要讨论这个问题,又会牵扯一系列的问题……”以问题开始,以问题结束,不知所云,这则笑话让整日奔忙在宿舍、教室、食堂的同学们有了一点放松的感觉,大家边念边笑。望着那挺拔清秀的字体,我不禁对写字的人有了一点好奇--他就是泉。
后来,并不起眼的泉成了我的“同道”。因为我俩都爱好文学,知识面广,我又说得一口纯正的新疆普通话,所以每逢上语文课,语文老师常常在提问过后,双手撑着讲台,把当时男生较罕见的长头发往后一甩,便用棕色的眼睛寻找我们二人。为了不被老师文雅地奚落,我们只有“挺身而出”,往往全班只有他答,或只有我答,或我俩一起答。每当这时,语文老师便会低头,再一抬头,将长发甩到脸旁边,拉长声音,用当地的土话说:“对哒!”有一两个月时间,我们常常会意地对视一眼。
再后来,为响应班主任号召,我坐到了教室后面,把前面教室让给近视或个小的男生,就坐在泉的前排,他反应机敏,谈吐风趣大胆,男生大多喜欢他。他走读,但常常和男生挤宿舍,一起对老师、女生品头论足,还给每个同学的名字打分,居然给我打了98分,让我心头一阵窃喜。
   经过痛苦的期末考试,总算放假了。农村的同学特别热情好客,约我们几个一起去串门。到了泉的家,剩了几个男生和我,我发现泉的家仅有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它的房间除了木床、蚊帐、旧书桌之外,只有一台老式收音机,但土墙上最为醒目的是一张张色彩不再鲜艳的奖状。走近一看,是泉从小到大得到的各种荣誉,比如“三好学生”、“优秀团干部”等等。泉的父母是老党员,醇朴厚道,姐姐出嫁了,他是独子,他成绩优异,满腹才华,是村里少有的读书人,一个村里的春联多半是他写的,还帮不识字的乡亲们写信。
    那一晚,我们坐在火筒边,聊天,几双脚都搁在火筒上,盖着火被暖脚,火钵里面的木炭一明一灭,发出“滋滋”的声音,忽然停电了。一个男生说肚子不舒服,去上厕所,去了一会,又一个同学去买烟,还有两个去找他们,只剩下我和泉,我们就在摇曳的烛光下,聊家庭,聊理想,聊有趣的往事……我发现泉很清秀,黑黑的双眼目光深沉,说起话来闪着热情的光芒,表情丰富,神采俊逸,笑容就象雨后的阳光那么明亮。南方天空变化太快,屋外传来沙沙的雨声,我开始担心起那几个同学来,他披上军大衣,揣上伞,拿着手电筒,两人一起去找。
   江南农村大多是丘陵。停了电,四处漆黑一片,下着雨的小路高低不平,一不小心就会踩进泥潭,泉的手电筒一会儿就没电了,我们只能听见采收过的田里风刮过干枯的叶,发出脆响。不远处的农舍有晕黄的烛光,但山路弯弯曲曲感觉总也走不到。我觉得会发生什么,心里有点不安,但泉离我半步远,总在前面等我。我越急脚下越不稳,他退回来和我并排,让我抓住他军大衣的袖子一起走。虽然是空袖筒,但我不再怕摔跤,怕泥巴钻进鞋里,一下安心了。
   总算是转了一圈,并没发现那几个男生的身影,等我们回到泉家,又来电了,他们一个个不知从哪冒出来。
回县城时,细心的泉帮我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并很困难地沉默一会儿说:“其实我只是想帮你,并没有其它的想法……”
   不久,我就离开了江南,回到了新疆,泉和我又执着地通信八年,成为心心相应的知己,但他的人品和学业一样的优秀,作为唯一的儿子,为了照顾父母,他不能来新疆,我又没有勇气,抛弃一切去江南,在寄出诀别信之后,他和一位乡村女教师结婚了。
多年没有联系,但我希望、我相信,优秀的他,就象无数次在我梦中出现的那样,满足而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