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娘亲阴功巧姐荫  

2007-05-29 15:28:21|  分类: 古典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娘亲阴功巧姐荫

   贾府势败 ,众人作鸟兽散,或杀、或打、或卖,没有一个好下场的。奴才倒也罢了,本就是奴才,无非是福利差一点、老板凶一点而已,倒是那帮昔日的主子,“戚戚惨惨戚戚”。

唯有一人例外,谁?巧姐,贾琏和王熙凤的独生女。值得一提的是,在几个抄本中还曾出现过“大姐”一名,在通行本第二十九回还明白无误的写着“奶妈带着大姐抱着巧姐”,由此看来王熙凤还生了不止一个女儿,大姐为长巧姐为孟,不过后来雪芹爷嫌麻烦,第四十二回又写了刘姥姥给大姐改名字,取名为“巧姐”,这样一来,实际上就把两人合并为一人了。雪芹爷早逝,还没来得及统稿,加之盗版流传,为祸不浅。

巧姐之幸,源自于早年间她妈妈王熙凤对刘姥姥所施的一段善缘。巧姐判词里写:“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而且还画了一个荒村野店,有个美人在那里纺绩。这恐怕是《红楼》里争议最小的判词了,那美人自是巧姐,说是刘姥姥最后救了巧姐,应当不谬。请注意,巧姐的判词是写在《金陵十二钗正册》里的,跟林黛玉、薛宝钗她们一个级别,可见在雪芹爷心里,巧姐是个重要角色。虽然前八十回里巧姐戏份并不多,到贾府势败时也未成年,但一定要把她的判词放在正册里,我以为,实在是由于贾府的主子里只有巧姐一个人称得上是“善终”。作为一种命运的代表,巧姐是压得住台面的。

此外,伏巧姐命运的曲名《留余庆》,这《留余庆》的题名出自俗语“积善人家庆有余”,而这句俗语又出自《易经?坤卦》:“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总之,就是善有善报的意思。这与判词也相互印证。但问题也就来了,《留余庆》里说“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这“狠舅奸兄”是谁?“狠舅”是指王仁,此人系王熙凤兄弟,其名谐音“忘任”,以雪芹爷的习惯笔法来看,“狠舅”即王仁应该可以定论。那“奸兄”又是谁呢?高鄂续书说是贾芸,但是靖藏本里畸笏叟有一条独家批语,“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后人根据这条批语,认为贾芸是个豪侠之人,既然宝玉身陷囹圄时还毅然前往探视,断没有狠心卖妹之举。又有人说是贾蔷,这个难讲,毕竟在雪芹爷笔下,贾蔷和龄官的爱情也是正面描写,一般来说,贾蔷应算是个正面人物。至于贾芹,也就是个一般的纨绔子弟,不至于心肠狠毒,况且贾芹名“芹”,犯的可是雪芹爷的名讳,他似乎不算大奸大恶之徒。而贾荇、贾芷、贾菖、贾菱之流则跟巧姐的亲戚关系离得有点远,应当也不是他们。

那到底是谁?刘心武先生说是贾兰,为此还特意分析了李纨和贾兰的命运,得出结论:李纨后来成了诰命夫人,但对落难的亲戚不闻不问;贾兰则成了那个卖巧姐的“奸兄”。刘先生说,妙玉写过“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的诗句,这就预示着贾府势败后还有妙玉的庵和李纨的村免遭涂炭。对这种推测,我虽有些疑问,但也可以接受。不过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李纨也就是五十步好于百步而已。李纨判词的最后一句“如冰水好空相妒(有古本作‘为冰为水空相妒’,在此不取),枉与他人作笑谈”,应当是说贾兰博取功名后,李纨虽凤冠霞帔,但韶华已逝,富贵荣华很快就成了过眼云烟,也是雪芹爷对所谓“贞节烈女”这种封建礼教的批判而已,至于对李纨本人,雪芹爷还是心存同情的。

至于贾兰,刘先生自己也说过,雪芹爷好以名字谐音臧否人物,单聘仁(善骗人)、詹光(沾光)、卜固修(不顾羞)、卜世仁(不是人)都是个中经典案例。刘先生还特别提到卫若兰(就是戴金麒麟的那个),说从他的名字里就看出是个好人。我倒要问了,卫若兰尚且只是“若兰”就是好人,那贾兰已经“是兰”,怎么又会是卖妹的“奸兄”呢?如果非要说“贾兰”暗喻“假兰”,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那贾宝玉又怎么办?难道他也是“假玉”?不对吧,刘先生也承认他是“神瑛侍者”下凡嘛。而且纵观全书,对贾兰这个人,雪芹爷似并无厌恶之情。第二十六回,写贾宝玉百无聊赖,吃饱了在园子里遛弯,“只见那边山坡上两只小鹿箭也似的跑来,宝玉不解其意,正自纳闷,只见贾兰在后面拿着一张小弓追了下来。一见宝玉在前面,便站住了,笑道:二叔叔在家里呢,我只当出门去了。宝玉道:你又淘气了。好好的射他作什么?贾兰笑道:这会子不念书,闲着作什么?所以演习演习骑射。宝玉道:把牙栽了,那时才不演呢。”对这段描写,刘先生说是表明了宝玉的反感和厌恶,愚以为然。不过这反感、厌恶的对象是究竟谁?这一段甲戌本有侧批:“奇文奇语,默思之方意会。为玉兄之毫无一正事,只知安富尊荣而写。”也就是说,对贾宝玉这个“富贵闲人”而言,功名利禄是他最讨厌的,理所当然会反感、厌恶。而且宝玉素来有一种爱护生命的博爱意识,“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咕咕哝哝的”(第三十五回),这样一种人,看见你射小鹿,当然不会高兴。而且贾兰射鹿跟贾珍借着射圃之名聚赌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起码贾兰之作为还是积极健康的。此外,第二十二回又写到贾兰“牛心古怪”,一家人过元宵节猜灯谜,贾兰的太祖母、祖父母、母亲都在,就他不去,还偏要贾政派人来叫。这段描写很有意思,内中含义众说纷纭。刘心武先生说是因为雪芹爷照着生活原型写的,牺牲了艺术真实,我觉得有些牵强;另有人认为这反映了“贾、王、史、薛”四大家族对李氏的排斥,我觉得也不尽然,排斥李纨还说得通,难道也由此排斥贾兰?他可是根正苗红的荣府第五代,贾政的长孙,姓贾的!但不管怎么说,总之是写出了贾兰有些性格,所以贾兰这个人,基本上还是正面人物,难不成他因为过元宵节被冷落而嫉恨在心,以后就卖了巧姐?说不通嘛!再说了,元宵节长辈都在,贾兰过去请安是基本的礼数,他不来大家也没有责怪他,爷爷贾政还是很喜欢他的,最后还是差人把他给叫来了。

所以说,“奸兄”应该不是贾兰。那是谁?我以为,很可能是贾蓉。贾蓉是宁府的,从辈分上说,是巧姐的哥哥。贾蓉长得俊俏风流,相貌也不比宝玉差什么,但他的性格,却是畸形的。所谓“家事消亡首罪宁”,用柳湘莲的话来说,“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身在东府的贾蓉头上,就有一顶硕大的绿帽子,这绿帽子却是他亲爹给他戴上的。自己老婆和亲爹私通,而且人尽皆知,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贾蓉不变态已经是万幸了,不过这也难免让贾蓉变得性格颓废、行事荒唐。第六十三回爷爷贾敬归天,贾蓉跟着爹去处理后事,看见姨娘就调戏姨娘,丫头们看不过,声言要告状,“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丫头们亲嘴:我的心肝,你说的是,咱们嘴馋他两个。” 箕裘颓堕,无以复加。像贾蓉这种色情狂,整日吃喝嫖赌,对青楼间的事情,自然也是轻车熟路,所以贾府势败后,把他远房的妹子卖到窑子里,绝对是贾蓉干得出来的。

巧姐的命运,在第四十一回还有个伏笔,说是她跟刘姥姥带进大观园的板儿交换礼品,巧姐拿了板儿的佛手,板儿拿了巧姐的柚子。脂艳斋批:“柚子即今香圆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雪芹爷正是精通此种笔法的大师。

好在还有刘姥姥和板儿,如前文所述,从情节上分析,应当正是刘姥姥从窑子里赎出了巧姐,然后将其许配给了板儿。虽说锦衣玉食没有了,但男耕女织、相依为命,巧姐的结局也不算悲哀。

至少,在大观园诸芳散尽之后,还有个叫贾巧姐的女子,在田屋农舍前,默默的为自己的丈夫纺一轴纱,织一匹布。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