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林妹妹 诗作被发现   

2007-05-23 08:26:23|  分类: 古典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解黛玉?独品秋风!
谁懂黛玉?惜花埋香!
谁悯黛玉?多愁病身!
谁哭黛玉?以泪洗心!
谁叹黛玉?情长命薄!
谁惜黛玉?慧语清灵!
谁宠黛玉?傲骨仙态!
谁护黛玉?纤纤弱体! 
沉悼无尘黛玉红颜命薄魂归离恨天;
痛挽有情旭姐慧语清灵笑慰登佛国!

宝安西乡陈晓旭修行的佛堂住处,病魔的折磨让她只能借助轮椅和拐杖才能行动

陈晓旭离世前写的仅存8首诗作被发现

梦里三年已是秋
因为怕你在鲜艳的人群中把我迷失
所以我变得如此苍白柔弱
因为想对你低诉的话语太多太多
所以我只能静默
因为每一条苦涩的泉
正在我的胸中婉转流成爱河
所以我的泪水也日渐干涸
 (本诗为陈晓旭15岁时作品,据说全诗较长,为一个系列,曾在《青年诗人》连载)

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

  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

  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

  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

  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给大海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当年,陈晓旭因主演《红楼梦》,一炮走红,后经著名歌唱家马国光推荐,正式参军到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1989年夏天,陈晓旭首次随战友文工团来到唐其才所在的山西某部队演出,作为宣传干事的唐其才,当面采访了陈晓旭。临别前,陈晓旭在唐其才的采访本上,写下了 大辫子的诱惑,沉思的表情,最青涩的青春记忆。同时写下了诗作《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我是一朵柳絮,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我要给大海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读着陈晓旭14岁时写的诗作,朴素无华,让人真切感受到了陈晓旭宁静的心灵。唐其才回忆说,陈晓旭接受采访时,一举一动很像林黛玉,瘦弱的她手抚着胸前的辫梢,恬静、秀美间有种淡淡的忧郁。侬今葬花人笑痴, 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

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

                ——节选《葬花吟》

  黛玉生前最怜惜花,觉得花落以后埋在土里最干净,她以花比喻自己,写了《葬花吟》,成为《红楼梦》中最美的诗歌之一。陈晓旭的一生,就好比一朵花,从含苞欲放的花朵,长到明媚鲜妍,但终也难抵香消玉殒,随花飞到天尽头。 

《给十七岁》
    
    我忽然想起
    一个淡忘已久的角落
    滚滚红尘淹没的足迹
    尘封在书架上的十七岁和错过的花季
    阳光里晒着被雨淋湿的记忆
    也许不该拿出来晒
    让它永远沉浸在心里
    树梢上挂着结冰的月亮
    仿佛要在某个黄昏凋零
    而她始终不肯弃枝而去
    
    十七岁啊 可怜的十七岁
    什么时候我变得如此冷酷
    把十七支蜡烛一口吹熄
    
    也许我应该在大脑里
    另缝一只口袋
    把十七岁的梦全装进去
    那样 即使在无人的世界独旅
    也不会感到丝毫的孤寂
    而现在 我只能在清明时节
    燃十七只檀香
    奠祭我的十七岁
    祈告所有的梦到天堂相聚
    
    此诗约为23岁所作
    
    
    《无题》
    
    我梦见我去了
    乘着一缕灰色的云
    飞过那片阴暗低吼着的海
    在那荒凉的,悄无声息的彼岸停下
    这里是忘川
    注:此诗为陈晓旭1994年所作。为近日一网友在悼念陈晓旭的帖子中所引用,具体出处不详。
    
    旧诗
    
    《石竹》
    
    虚怀亮节生石隙,春露秋霜染青衣。
    风骨不朽作书简,留与人间写传奇。
    
    注:时间大概是1991年秋天。
    
    《幽兰》
    
    敛身幽谷远尘埃,天光云影任徘徊。
    不须天风来相催,自在花儿静静开。
    
    注:此诗为陈晓旭一亲友提供,约为2006年前后所作。
    
无题
如果我死了
你是否失掉一些欢乐
为了我, 是否会让你哀伤
在心头上停留片刻
在灯火辉煌的舞会上
你是否会感到孤独
在朋友们热烈交谈中
你是否会在角落里沉默
在甜梦萦萦的仲夏之夜
你是否会感到一丝凉意
在冬日雪花纷飞的清晨
你是否会感到寂寞
当世人已将我名字淡忘的时候
你是否会在心底
悄悄地为我唱一首
忧伤的歌                                               
http://songda-draw.blog.sohu.com/46787044.html     中国画家  宋达 请您链接!  与您做个好朋友!请您与我一起送一送 陈晓旭  网民心中的林黛玉  红楼之魂  默哀一分钟                 留言……         谢谢   网友!!!!!! 

  上述图一九八九年我抄录的晓旭无 题诗  近日   本人在最早发表  目前各网己转发                http://songda-draw.blog.sohu.com/46787044.html可以转贴

《葬花吟》

作者:曹雪芹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为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