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一袋父母心   

2007-04-04 15:14:30|  分类: 美文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袋父母心 <转贴> 

                            马相才

那年,我在豫南一个劳改农场服刑,有一次送来一个灶河的犯人,当他看到别人的家属隔三差五的来看望,非常羡慕,于是便一封又一封的往家里写信,每月几块钱的劳改金全都用在买信封和邮票上了。可是,半年多过去了,他的家人还是没有来看他,最后,他终于急了,给家里写了一封“绝交信”。
    他的爹娘就他一个娃儿,其实早就想来看他了,只因为家中实在太穷——几十元的路费都借不来。当接到娃儿的“绝交信”时,老两口再也坐不住了,经过一番认真的考虑和准备,决定去看儿子。
    他们把家里的板车弄了出来,仔细检查车轮胎有没有漏气,感到没啥大问题了,就把家里仅有的一条稍新点的被子铺到车上,然后向劳改农场出发了。

在路上,老两口始终保持一个拉车,另一个在车上休息,谁累了谁歇,但板车不能停。他爹不忍心他娘累到着,就埋头拉车,等到被催急了,才换班歇歇。 因为走的路远,他爹的鞋子很快磨露破了。出现这种意外,他们当初可没想到。当他娘给他爹挑扎在脚中的刺儿时,气的直摇头,嘴里不住的叹气。可是路还得赶,从清晨到晚上,一直走到天黑看不清楚东西才找个木棍把车一支,两人在大地里睡一会。等天刚蒙蒙亮,又开始赶路。就这样,二百多里的路,他们走了三天三夜才到达。
    劳改农场和监狱不一样,在那里,一个犯人的家属来看望,一圈犯人围着看情况,早以司空见惯。所以,灶河犯人的家属来看望时,我和很多犯人都在场。
    那天,当我们得知老两口从二百里多外的家乡徒步来看儿子,在场的人都为之震惊!尤其看到那双磨破的鞋中探出的黑色脚趾,围观的犯人都掉了泪,连管教干部也转过头去,用手擦拭着眼睛,这时,只听到“扑通”一声,灶河犯人重重地在爹娘面前跪了下去。
    见此情景,我们赶忙上前拉他,可无论如何,他就是跪地不起。管教干部发话了:“谁也别拉他,就让他跪着,他也给跪了!”说完,撇下灶河犯人,硬拉着两个老人到干部食堂,并吩咐做饭的师傅赶快做些汤面。片刻工夫,满满两大碗汤面端了上来,看样子老两口真是饿坏了,也没有多推让,也不往椅子上坐,原地一蹲,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不一会就把面条吞的精光,直吃的满头大汗 。
    吃完之后,管教干部又过来了,手里握了一大把零钱:“大爷大娘,这是我们几个干部凑的120元钱。钱不多,算我们一点心意。”然而不管怎么说,他们就是不肯收,嘴里还直念叨:“这就够麻烦的了,咋能要你们的钱呢?你们也拖家带口的,不容易不容易。”他娘转过身对仍跪着的儿子说:“娃儿,你在这里千万好好改造,等明年麦收了,我和你爹还来看你……
     本来,一般家属看望只有半个小时,管教干部觉得老两口来一次不易,就尽量放宽时间,最终,他们无声地端详了娃儿好久,才依依不舍的上路了。临走前,又费力的从板车上拖下了一只大麻袋。说是娃儿在这干活改造,怕他吃不饱,给他留点吃的,等儿子饿了时慢慢吃……

    看着老人一步三回头渐渐远去的背影,灶河犯人还在地上跪着,满面泪痕。我心里一阵发酸,同时也纳闷,这么一大麻袋都是什么吃的?既然他们带吃的了,怎么还饿成那样?正好有两个同是灶河的犯人,上前帮忙拾起麻袋.其中一个不小心,手没有抓住麻袋的扎口,"砰"地麻袋摔在地上.一下子,一堆圆圆的东西欢蹦乱跳的滚了一地!我仔细一看,满地骨碌滚动都是馒头,足足有几百个!大的,小的,圆的,扁的,竟然没有一个重样的----显然,它们并非出自一笼,而且这些馒头已经被晾的半干了。看到这些,我的脸好象被人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火辣生疼!在"到上"曾以"铁石心肠"著称的我,刹那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就在太康犯人的身边,我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这一举动好象具有感染力,只听"扑通扑通扑通",在场所有的犯人,也都齐齐地跪了下去!
我不敢想象,老两口徒步百里看儿子的情景.更不敢想象,老两口是怎么挨家挨户讨要这么多的馒头!最让我心痛的是,怕儿子一时吃不完再坏了,他们一人拉车,一人在车上晾馒头‘‘‘‘
其实他们那知道劳改农场的饭菜量,这的一个"杠子馍"一个就有一斤重‘‘‘‘‘‘这麻袋里装的不是馒头啊,分明是一袋鲜活的心,一袋父母心!它刺痛着我的眼睛,更刺痛着我的灵魂!这时,我耳边传来一句撕心裂肺的嘶喊:"爹,娘,我改!"那是太康犯人在爹娘来看望他期间说的唯一的一句话,那简短的四个字响彻天际,重重地砸在我的心上.

这是我从<辽宁青年>摘抄的一篇文章,我看后给全办公室讲了这个故事,当时大家都是热泪盈眶,朋友们,父母是天下最伟大的人,为了儿女能付出一切,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孝敬父母,我希望借这篇文章来警示对自己父母不好的人,你们不要等到良心发现才知道父母的心意,要记得父母是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