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最佳红楼解密钥匙贾元春+贾探春  

2007-04-25 20:17:27|  分类: 古典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7版《红楼梦》人物之最
第七篇:最佳红楼解密钥匙贾元春+贾探春

圣玉


岂可知:人中龙凤如烟散
谁能解:命里尊荣底事空
----圣玉联咏贾元春

任尔多姿,桃花一夜嫁春风,魂断天涯路
饶卿慧质,诗社至今失旧主,谁寻梦里人
 ----圣玉联咏贾探春


如果红楼是一个迷宫,迷宫的门就是荣国府的贾赦和贾政:赦政,谐音:涉政,表明《红楼梦》复杂的政治隐情,暗合“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之谶。那么,《红楼梦》中到底隐藏着一段和曹家相关的什么样的重大政治事件呢?开启迷宫之门的钥匙则非贾元春、贾探春二姐妹莫属!

87版《红楼梦》是当时红学研究的集大成者。剧中元春的形象美丽、高贵、典雅、雍容华贵、才高德高;探春的形象则是美丽、聪明、有见的、有眼色、有才华、能力极强。剧中探春远嫁藩王为妃,元春死因不明且不加谥号,之后借贾政之口转述皇帝曾问了几个让他莫明其妙的问题,然后稀里糊涂的贾家人就眼巴巴地看着忠顺王带人把家抄了,而抄家的理由如仗势欺人等等,简直可以给任何一个贵族家族来用!很显然,此剧故意给观众留下了一个思忖的空间,知道元春之死与贾府之败之间有着很重要的关系,却终因找不到足够的政据,无法揭密真实的原因。当然,这是因为原著中表现得就不够明朗,甚至高鄂在续集中还只降罪于贾赦,贾政没什么大事。呵,这么大的一个迷,便如此遮遮掩掩的表现完了。

细品红楼,结合当时政治背景及雪芹公家族之事,我认为元春、探春二姐妹身上隐藏着破解红楼之迷的重大线索!


且看元春的判词和曲词:

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

〖恨无常〗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
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
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



再看探春的判词和曲词:

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云: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
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这两个人的“档案”材料是非常值得深思的。

首先,作者并没有按照贾家四位姐妹的排行顺序安排十二钗位次,元春之后并没有写二小姐迎春,而是直接写三小姐探春,这就给人留下一个疑问:此排行何意?联系曹家现实可以让人了悟:曹家并没有出过皇妃,却有两位王妃:

清人萧奭《永宪录续编》云:“寅字子清,号荔轩,奉天旗人,有诗才,颇擅风雅。母为圣祖保母,二女皆为王妃。”。据《爱新觉罗宗谱》记载:平郡王讷尔苏“嫡福晋曹佳氏,通政使曹寅之女”,成婚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十一月二十六日。有人考证他的第二个女儿是某侍卫之妻,成婚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曹寅奏折云: “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按萧奭所说,两个女儿都是王妃,那么这个侍卫也就不是普通的侍卫,而是有王爵的。

现在红学界已基本认为元春的原型即是平郡王讷尔苏正福晋,而《红楼梦》中也称元春为元妃,这是没有错的,元妃即王爷之元配正妻。但在考证过程中,却有人因元妃是雪芹姑姑而非姐姐就认定红楼梦作者另有其人,这是荒谬的!既“将真事隐去”,可以把“王妃”升级为“皇妃”,又何以不能把姑姑降辈作姐姐?这样不是更能掩红楼的真相吗?还有,这些人居然称平郡王元妃为“曹佳”,简直可笑死了!清皇室为满族,洪承筹降清时曾与皇太极有汉女不入宫之约,曹家本为汉人,是正白旗(嘿嘿,我喜爱的多尔衮就是正白旗的旗主)“包衣”,他们的身份又不同于普通汉人,他们的女儿也多有入宫的,但都在自已的父姓后面加一个“佳”字,而并非她们的名字叫“某佳”,断错平郡王元妃名字的研究者既可推出她的错误名字,又岂不会错误的认为雪芹公不是红楼作者?分析红楼,要深刻领悟“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之意!如果宝玉是原雪芹公原型,为避朝廷怀疑此书真意,把姑降辈为姐辈也是有可能的。

且看纳尔苏何许人也?

“讷尔苏(1690——1740)清宗室。礼亲王代善后裔。康熙四十年袭多罗平郡王。康熙武末,西北用兵,赴军前佐理抚远大将军允禵军务。六十年摄大将军印务。雍正元年管上驷院事。四年以贪婪罪革爵。”清史中的记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纳尔苏和允禵共事,交情当非一般!允禵是谁?就是康熙诸子中皇太子呼声最高的十四阿哥啊!这正实了一个问题:刘心武老师认为秦可卿是废太子女是不成立的!可卿在小说中的政治色彩并不浓,她的浓郁在宁府家风方面;而真正政治光环四射的就是贾元春!而红楼所隐的真事之一就是四阿哥(后来的雍正)和十四阿哥争帝位之事!十四阿哥失败,平郡王做为其党羽被皇帝找“茬儿”拘囚,平郡王妃的娘家曹家以及舅家李家也为此受牵连被皇帝查抄,便不奇怪了。这是第一次表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这只不过是曹家第一次被抄,在小说中和它相照应的就是江南甄家被抄事件——第一次被抄时,曹家本就在江南,但此次抄家的打击还不是致命性的。红楼所隐的第二件真事才是毁了曹家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事呢!这就是“弘皙逆案”,小说中贾家被抄就是这次被抄家。此事发生在乾隆时期,乾隆即位之初,他从小的伴读袭平郡王爵的纳尔苏之子福彭,也就是雪芹公的表兄很得宠,他在乾隆之前就曾任“驻节乌里雅苏台、科布多、鄂尔坤等城,又筑城额尔德尼昭,治军有方,颇著劳绩。乾隆继位后立即召福彭回京,协办总理事务处。这一机构在雍正帝丧期内是代替军机处的最高中枢机构。福彭的地位仅决于两位皇叔、庄亲王允禄和果亲王允礼而在鄂尔泰、张廷玉、讷亲之上。”乾隆皇帝因此对贾家也格处施恩,贾家得以东山再起了!可惜,好日子没多久,又一场“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政治斗争开始,废太子允礽之子理郡王弘皙纠结了一班皇室贵族谋反,参与者既有老一辈的王爷允禄,也有“弘”字辈的少王爷弘升、弘昌、弘皎等,此事即由乾隆亲信、雪芹表兄福彭审理。案件很快平息,但福彭却不知何故触恼了乾隆,再也得不到重用,更被拒之内阁之外,几年后,年仅四十即病薨了。此为第二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探春所嫁之夫到底是哪个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直接证据,为何无此记载?其中当有隐情。我在对判词、曲词的分析中慢慢披露。

把曹家两次被抄和与元妃之间关系的背景弄清,我推断元春、探春二姐妹的判词曲词表意如下:

“二十年来辨是非”:这并非红学界所流传的与元春年龄或进宫时间有关,而是暗指四阿哥成功争得皇位之年(康熙61年)到第二次被抄家(乾隆四年)的二十来年(严格地计算是18年),元妃(曹佳氏)对个中原因看得一清二楚:两次皇位之争造成自家败亡。

“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与“虎兕相逢大梦归”:弓,当然是指元春与战争有关,而原型曹佳氏的丈夫、儿子都是清政府当时的高级军事将领;“香橼”则有两层含义:一是香橼在彝族婚俗中被视中传宗接代的吉祥物,照应判词中“榴花开处照宫闱”句,即元妃有贵子在宫中受宠——从小伴读乾隆,长大一度风光无限的福彭;二是借用香橼具有“疏肝理气,和中止痛”的可治肝郁的药效暗指曹妃一家之死皆与气郁有关,而他们的死因又都和皇位之争有关:曹妃本人夫有祸事、子有牵联岂能不抑郁多年了?被囚的纳尔苏以及后来不再受皇帝重用的福彭又有哪个会是在舒心畅气的情况下死的?这正好照应了曲词中“虎兕相逢大梦归”:皇子们如虎如兕,他们之间彼此争斗,造成曹佳氏“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一家人为之气郁而死,而皇位之争也造成曹氏满门的败落衰亡。这就难怪元春省亲时特别不喜“玉”字,“玉”,让人轻而易举的就能想到皇帝的“玉玺”,曹佳氏夫家、父家两次都因皇位之争而受重创,她能不反感这个“玉”吗?

“三春争及初春景”句和探春的“才自精明志自高”判词结合在一起来看,应该有两个含义:一,“初春”是指曹家在康熙年间无比风光的旧事;“三春”是指乾隆时期曹家短暂复兴的三年,刚刚有点起色,就再次遇到皇位之争(弘皙逆案)彻底完结了!二是把“初春”喻为贾家大小姐“元春”(平郡王妃曹佳氏),“三春”喻为三小姐探春(另一位王妃,小说六十三回“我们家已有了一位王妃,难不成又要出一位王妃”即指此)“才自精明志自高”是不是指她这一门都有远大志向(参与谋反)呢?“探”字本身就有“探索、寻求”之意,即另一位王妃本人及家人想要和曹佳氏家一样在朝中赫赫威风——“三春争及初春景”,这个“争”字也很有意思,“争”什么呢?皇位啊!大小姐之子因伴乾隆读书得宠,曹家另一位王妃之夫或之子又何以不能帮弘皙抢来帝位自己跟着飞黄腾达呢?由曹家第二次被抄得那么狠可见犯错不小,不是自家有人跟着参与谋反了,就是挚亲跟着参与了。福彭绝对不会反乾隆,那么,就有可能是另一位王妃的家人直接参与,那么那位王妃家和曹家被抄就不言而喻了,而福彭审此案时自然要包避姨家亲眷,一向信任他的皇帝因此对他不满也就在所难免了。而“争”的结果又如何呢?

“生于末世运偏消”:苦争无苦,反落后自己走上穷途末路!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原著、电视剧、以往的红学研究者都认为这是指探春远嫁,其实不然,这是指曹家另一位王妃的家族被抄家且流放边远地方了!

“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的元春曲词与探春的“分骨肉”整首曲词:二者同中有异,同在姐妹二人皆有远离家乡的命运,异在元春远离家乡的是灵魂:即已命入黄泉,远离人世了;而真实的“探春”本人则是活活的被发配远方了!难怪在现存清史中能够弄清曹佳氏所嫁之夫,所生之子是谁,却不知另一位王妃到底是哪一家的王妃,看来,另一王妃家的档案已完全被抹掉了!可见,另一位王妃家在谋逆案中所犯的罪行要比平郡王府重的多!前者是参与的,后者是被前者诛连或者包庇前者的。

“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表明元妃丧命在前,贾家(曹家)败亡在后。


如此看来,元春、探春二姐妹的一生遭迹也正是曹家兴衰的遭迹,而曹家的兴衰都与清朝历史上两次重大的皇位之争有关:雍正与十四阿哥皇位之争;乾隆与废太子之子弘皙的皇位之争。两次斗争,曹家都被失败的一方牵联,难怪要落得一败涂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