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水浒中的“四大二奶”  

2007-04-21 15:01:28|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浒中的“四大二奶”

 

  有人说施耐庵有歧视妇女之嫌,水浒中写的女人不多,但坏女人不少,巾帼英雄不多,二奶却不少。书中提到的“二奶”算来应该有金翠莲、阎婆惜、白秀英、李师师等人,潘金莲姑且不算,其他如蒋门神的“二奶”除了一露面被武松丢进酒缸里外,着墨不多。

先说金翠莲,“金二奶”算是比较幸运的,且看“金二奶”的自我介绍:

官人不知,容奴告禀:奴家是东京人氏。因同父母来这渭州,投奔亲眷,不想搬移南京去了。母亲在客店里染病身故,子父二人,流落在此生受。此间有个财主,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因见奴家,便使强媒硬保,要奴作妾。谁想写了三千贯文书,虚钱实契,要了奴家身体。未及三个月,他家大娘子好生利害,将奴赶打出来,不容完聚。

看来“金二奶”给郑屠当“二奶”却也并不是对郑屠深恶痛绝,不然怎么用了“不容完聚”这四字。我读到此处,不禁也有些诧异。

“金二奶”第一次十分不顺,遇到郑屠这等腌臜无赖,正没有奈何处,却幸得鲁智深相救,后来重操旧业,又做了赵员外的“二奶”。水浒但凡有个女人,小说中便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形容,倒好像宋代的美眉个个都赛似张柏芝。但对“金二奶”却只是形容了个“虽无十分的容貌,也有些动人的颜色”。这赵员外对鲁智深十分好,还负责修鲁智深打坏的金刚亭子(以现在的物价,恐怕修修金刚亭子起码也要数千元钱),如此做无非是爱屋及乌罢了。可见对“金二奶”更是宠爱有加,以后鲁智深在江湖上威名日著,赵员外有郑屠的榜样在前,恐怕也不敢对“金二奶”过于虐待,“金二奶”应该算命运不错呀。

相比之下,阎婆惜“阎二奶”却惨了。且说这“阎二奶”乃是“从东京来,不是这里人家,嫡亲三口儿。……也会唱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岁,颇有些颜色。”后来阎婆因宋江有钱,又无以答谢宋江帮着发送阎老头的情意,于是做主将阎婆惜给宋江做了“二奶”。

“阎二奶”自小在东京繁华之地长大,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哪里瞧得上宋江这黑矮粗俗之辈。因此和宋江相伴,却是苦也。如果“阎二奶”也有些许文采,恐怕也要写出一部《断肠集》来。就算后来瞧上了张文远,也堪称宋代版本的《花样年华》。可叹这施耐庵却将人家左一个风尘娼妓,又一个淫妇的骂。其实“阎二奶”被宋江霸占,比之“金二奶”困于郑屠,也约略相似。但施耐庵是梁山的辩护律师,文字可就大不一样了。

“阎二奶”好不容易从招文袋里找到了黑宋江的把柄,就想以此来脱离苦海。哪知道这黑矮杀才乃是惯于结交黑社会的人,他那些兄弟们杀人放火如同家常便饭一般。“阎二奶”显然对宋江缺乏警惕。对宋江的了解也不够,只认为他是个文笔小吏,却不知他也有杀人放火的心肠。看“阎二奶”的所为:

就把这封书依原包了金子,还插在招文袋里,‘不怕你教五圣来摄了去’。”显然太缺乏和宋江这类黑道人物斗争的经验。什么“不怕你教五圣来摄了去”太过于天真幼稚。你看人家鹿鼎记中的韦小宝,死握住太后的把柄不放手,且看韦小宝这段说词:

瑞副总管答应我,奴才在宫里倘若给人害死,他就将这中间的原因,详详细细禀明皇上。他说他要去写一个奏摺,放在身边。他跟奴才约定,每隔两个月,奴才……奴才就……”太后声音发颤,问道:“怎么样?”韦小宝道:“每隔两个月,奴才到天桥去找一个卖……卖冰糖葫芦的汉子,问他:‘有翠翡玛瑙的冰糖葫芦没有?’他就说:‘有啊,一百两银子一串。’我说:‘这样贵啊?二百两银子一串卖不卖?’他说:‘不卖不卖。你还没归天吗?’我说:‘你去跟老头子说罢!’他就去通知瑞副总管了。

由于韦小宝杜撰的这番鬼话,太后一直不敢下手。

  如果“阎二奶”也先让阎婆拿走藏了,宋江一时也不敢对她下手。这东西在自己手上才是自己的护身符,如果给了对方就成了自己的亡命牌。但“阎二奶”年方一十八岁,要求她有这样高的政治斗争经验,也是太过了点。

  这白秀英“白二奶”其实算不上真正的“二奶”,前者都是过了明路的,而“白二奶”只是和知县“相识”,最多是情人关系。只是准二奶而已。不过“白二奶”仗着有人撑腰,对雷横这等凶人也不依不饶,也有点过分了。雷横本来是横蛮霸道惯了的,这次吃了个烧鸡大窝脖,还当着他的同事被罚,这口鸟气哪里咽得下。结果“白二奶”无端地横死,也有些冤枉。看来凡事不能太过,得饶人处且饶人,恃宠而骄,往往是惹祸的苗头。“二奶”们也当以此为戒。

这李师师却又不比以上几位“二奶”,李师师做的是天子的二奶,所以气度、涵养上无不超过前者。梁山上的豪强之士,也纳头便拜。极尽恭维之能事。有道是:

芳年声价冠青楼,玉貌花颜是罕俦。共羡至尊曾贴体,何惭壮士便低头。”

天子都拜在石榴裙下,何况我们?拜一拜也不算丢人。看来俗话所说:“佛要敬得大,香要烧得粗”,做二奶也是如此。李师师做了天子的二奶,威风华贵又岂是他人可比?

李师师也确有几分“天下第一二奶”的风范,应付梁山泊上的诸人,谈笑自若,不惊不乱,且看李师师相待宋江,既显热情,又极得体,言语随和,不像白秀英一般得势便猖狂,且手腕颇为纯熟。

初见宋江时,过不许久,就称赵官家来到,这次不知真假。但后来第二次李师师说起官家那天必然不来,主动约见宋江。但却在宋江等酒至半酣,聊得正要“入港”(宋江等当然不是真的想嫖李师师,而是想走后门招安)时,赵官家(皇帝)却突然来到。

我觉得这也是李师师的有意安排,第一次赵官家可能是假来,推托之词而已,却又在赵官家真的要来的日期约宋江等来。宋江如果真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定会在刚想张嘴时被赵官家冲散,而宋江如是个一般的富豪之辈,定然吃了哑亏,干折了金银。这次赵官家却在灯下让宋江等瞧得分明,也是李师师的有意安排,以天子之威,定然镇慑得一般人半个屁也不敢放。李师师手段之精明,可见一斑。后来幸得燕青以“美男计”相诱,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却原来“巾帼也难过美男关”,李师师被燕青所迷,竟全心为之出力,这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后来,据载,李师师在宋亡之后,以金钗戳喉自尽,比之韦后等屈身于胡虏,,真凛凛女丈夫之风也。古之才女多出于风尘,世之英雄多流落于江湖,也是可惜可叹。

  古往今来做“二奶”的多矣,但真正幸福者少,而且多受人鄙视,其实做“二奶”者也多有不得已的情由,她们的辛酸也是说不尽的。

 

注:很多朋友质疑文中的“二奶”一词,按说宋代是一夫多妻制,本无二奶一说,但我提到的这几个女人都有这样一个特点,即并非明媒正娶的,多是暗中在外边置的外宅,所以非常类似现在的二奶。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