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可不可以借你一辈子 选自《生命淡如水》  

2007-03-20 14:1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不可以借你一辈子    选自《生命淡如水》

   直到现在,我仍不明白我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借”给了他,似乎是从那次“借钱事件”开始,我就不知不觉地一步步踏入他所设计的“爱情圈套”。
  那是我读大二的时候,他高我一个年级。当时他是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为人风趣幽默,沉着老练,颇有人缘。而我只是他手下的一个部员。他是个体育全能,跳远、跑步、铅球、篮球样样在行,每次校园运动会都能风光一把。
  有一天晚上,他约我出来,说是有事找我商量。我们沿着林阴小路走了很远,然后才在一个石桌旁坐下。我问他有什么事,他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地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你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而我的诚实可信想必也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满腹狐疑地看着他在月光下略显清秀的脸庞,等待下文。
  “所以我今天鼓起勇气向你说三个字……”
  我的心开始激动起来,赶紧把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
  “如果因为这三个字使我们之间这种美好的关系归于破灭,我会非常遗憾;但是如果因为这三个字使我们之间的这种彼此信任的关系更进一步,我将非常高兴……”
  我的脚在地上蹭来蹭去,右手拼命地抠着左手的大拇指,脸十分不争气地发着烧,眼睛极不自然地东张西望。我相信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听到这段话,都会有和我一样的反应,不安而憧憬。
  而他的下一句话差点儿让我气得吐血,恨不得一刀杀之以图后快。
  在我的极度窘迫中,他不紧不慢地说:“那就是——借点钱!”
  我猛地抬起头来,正看到他因极力忍住爆笑冲动而涨得通红的脸,以及那满是戏谑的双眼。一想到我的窘态被他尽收眼底,我忍不住火冒三丈,腾地站起来冲他就是一拳,而他在我出手的同时,敏捷地向后一闪,终于大笑出声。
  “谁叫你一听是三个字就想到那三个字呢!”
  “哼!有钱也不借了。”我气急败坏,转身就走。
  “喂喂喂喂,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别那么小气嘛!”
  我想了想确实是自己犯傻,也忍不住笑了,一切的不愉快顿时烟消云散了。
  我真的借钱给了他。而且我们的关系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更进了一步,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他毕业离校的时候,我非常难过,而他只是洒脱地握了握我的手就走了。
  之后我们就通过电话联系,他给我讲求职和工作中的趣事,而我也将自己不开心的事说给他听,每次他总能让我大笑一场。不知不觉中,我越来越渴望听到他的声音,我不禁惊讶于自己的反应,也发现了一个无可奈何的事实:我喜欢上他了。
  毕业后,我义无反顾地来到他所在的城市。
  一年来的时空距离并没有在我们之间留下隔阂。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像在大学里一样平静而和睦地相处,我们的闲暇时间几乎都是在一起度过的。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我们吃完晚饭,沿着大街一路走下去,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我们认识快三年了吧?三年来我们彼此已经很了解了……”他有点突兀地说。
  我下意识地联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忍不住笑着打断他的话说:“是不是又想借钱了?直说吧!”
  “不,你听我说完。”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一如当年。
  “好了,好了,你想对我说三个字,如果因为这三个字使我们之间这种美好的关系归于破灭,你将会非常遗憾;但是如果因为这三个字使我们之间的这种彼此信任的关系更进一步,你将非常高兴。对不对?说吧,多少?”
  他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大笑出声,只是淡淡地说:“这次我不想借钱。”
  “那你想借什么?我可是身无长物。”
  “借你!”看着他坚毅的脸庞,我一下子蒙了。
  “我想先借你做我的女朋友,再借你做我的妻子,然后借你做我孩子的妈妈,最后借你做我的老伴儿,可不可以?”他温柔的眼神深深地看进了我的心里。我呆住了,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点了头,直到他一把抱住我,我才惊醒。
  婚后,我们过着平静而幸福的日子。我老爱想起那个夜晚,想起月光下他一本正经的脸,想起他抑制不住的大笑声。有一天,我对他说:“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你一个人的妻子是借来的,哼!说,当初你向我借钱的时候是不是故意的?”
  他说:“不管是不是,我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