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母爱无声  

2006-12-04 16:1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爱无声     yi fa biao

 在静夜里 , 我有了辛勤写作的习惯。我用笔当桨 ,在流利的语句和深隧的思想问划行。在黑暗里 , 我把母亲亲当盏灯 , 她照亮我前进的道路 ; 有风时 , 母亲是港湾 , 永远给我安宁和温馨。岁月不断流迦 , 几乎方米的 书屋因为母亲而显得辽阔无边 , 我仿佛行走在湛蓝的天空下 , 倾听着家乡大山的回音和亲切的母爱声。

 

                             ( 一 )

    母亲 , 这个纯真而博大的宁眼 , 伴随着人类的繁衍凝聚着无数心血 , 永远闪烁着色彩斑斓的火花 , 照耀着每个人的大半生。正是有了母爱 , 我们才生活得那么自在和轻松。我的童年是在安静的农村小屯度过的。母亲的一举一动 , 一声一息和着家乡大山的深沉留在我的脑中。

     上二年级那年 , 我家己分居 , 爸爸是村学民办教师 , 为了挣每天的五毛钱 , 爸爸必须在学校上课 , 整个家筑在母亲的肩上。母亲没有怨言 , 起早贪黑 , 既要忙家中的 , 又要干地里的, 还要拉扯我们姊妹四个 , 在揭不开锅的当时 , 母亲任劳任怨 ,一切都挺了过来 , 可 她阻挡不住岁月的流逝 , 上天也不因为母亲付出了许多 ,而使她精神饱满。我无法想象母亲曾说给我的 “ 古经式 ”的过去 ,更不能想象母亲吃柴咬草度过的艰难岁月 ,只是从内心佩服母亲的刚强和韧性。每想起这些 , 我总是伤心地背着别人哭泣。在哭泣之余 , 我默默为母亲祝福 ,但愿她水远平安。

 

                             (二)

大哥得病那年 , 我怡巧考入了初中 , 父亲长时间不在家。关于母亲的记忆总是印在月夜或满天星斗的晨空。上初中的我 , 体弱多病 , 加之路途遥远 , 吃不到中午饭 , 母亲天天半夜起来为我做早饭。记得有一次因为天气太冷 ,母亲因匆忙做饭未穿紧衣服 , 病了好多天 ,母亲在自身病痛的折磨和大哥做手术的双重压力下消瘦了, 在深秋八月农忙季节 , 母亲在医院---田地---家园之间辛劳奔波着 , 尽力支撑着我的家……

   时间流逝 , 月光如水 , 五十载的劳与苦己在母亲的额头上刻下了道道皱纹 , 那皱纹犹如母亲锄头下的沟壑, 给了我深刻的启示 : 人生就是犁地 , 犁地是为了耕种和收获。这是人生亘古不变的真理。

 

                           ( 三 )

母亲的辛劳和怨曲均被岁月留在深层 , 但母亲的一举一动默默地感染着我 , 在母亲的叹息声中 , 我学会了思考生活 , 学会了面对挫折和失败。上高中那年的中秋节 ,本该是全家团聚的日子 , 可因生活所迫 , 大哥、二哥均去了新疆 , 父亲也远在青海 , 家里只剩下姐姐、母亲和我 , 一家人就这样七零八落。母亲含泪叙说着她的过去 , 当说到供我们姊妹上学的艰难时 , 姐姐泣个成 声 , 我也为之干在泪 , 心中感到无限的愧疚。就是在这难忘的中秋节 , 我才下定决心 , 要为母亲争气 ,一定要上大学 , 一定要变成母亲一手培养成的大学生。从此以后 , 在母亲默无声息的劳动中 , 我永远铭记着母亲的心愿 :“好好念书 , 要争气。” 忘不了那些为圆母亲梦苦苦以求的日日夜夜 , 忘小了母亲艰难的付出。

                    

                                ( 四 )

   炎热的夏季 , 蝉声热烈 , 摆脱了高考前的压力, 我高兴地帮母亲去割麦 , 收获的喜悦足以使人忘却疲惫。中午刚进门 , 小侄子拿着一封信跑过来 , 上面有 “录取通知书 ” 的字样。当我把考上大学的喜讯告诉母亲时 ,她高兴得不知说啥好 , 用那双粗糙的手颤悠悠地接过鲜红的录取通知书。母亲不识字 , 但那欣慰 、 会心的微笑好似她也读懂了通知书上的一字一句 , 我深深的理解到给母亲的欣慰……

    母亲 , 我要远行了 , 驻足村头 , 看看空寂的大山和 上升的炊烟 , 风吹有声 , 而母爱无声 , 我将在未来的征程上体味这永远无声息的母爱……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