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建斌书画网

写字、画画、品茶、赏诗、悟禅。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简历 薛建斌,养心斋主人, 先后进修于中书协高研班,中国国画院高级研修班。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美协会员,齐鲁书画院特聘书画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书画官网http://www.zhsh5000.com/showgrauthor.asp?id=4659&page=2 书画博客:http://xjb.xue.blog.163.com/ 薛建斌书画专卖 微店:http://weidian.com/s/395170967?wfr=c

网易考拉推荐

说“狗”  

2006-12-03 15:16:46|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狗”

   很小的时候,老家的十几户人家都养着狗。据说在旧社会盗贼纷起,土匪成帮,常会来侵扰村舍,养狗成了防御贼寇的最佳的方式,若有盗贼到来,家家都有狗护着,成群的狗狂吠,也会使那些丧尽天良的贼人闻风丧胆。当然人们养狗的原因我也思考过,可能是因人因地而异,早在秦汉是就有“狗吠何喧喧”的诗句,可见养够的历史也已很长了。陶渊明的“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也是一种极为和谐的田园画卷。在家乡地广人稀,劳力不足,男女老少均到田地劳作,狗成了家唯一的忠守者,人们把家交给了狗,狗在当时的条件下起到了人无法替代的作用。在哪个民风淳朴的时代,狗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养狗也成了一种习惯,狗给了人们更多的安全感。

                                     恋狗

  自从有了记忆,我家里就养着一只小花狗,红红的眼窝,除了脊背上散落着几朵白牡丹以外。小花狗活泼、娴静,除了好好守门之余,最逗人喜欢的是它的温顺,假若你出门几天归来,小花狗会紧紧地跟在你的周围,要么用舌头舔你的手,要么用脖子故意抵着你,要么两只前腿扑起,甩着尾巴,哼着那种支支吾吾的小调,它总会一最温柔的方式,最恰当的动作,表达着与你久别相逢的那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关于小花狗的记忆留在了我幼小的心里。

   小花狗一直伴随着我成长,上初中时,我家离学校较远,那时候村里读书的人很少,我每天5:00起床走上四十分钟的路才能到学校,那么长的路,到校的路好害怕。在冬季天很黑,不得已,妈妈天天摸黑给我做伴,一直在山顶上喊着我的名字,听到我走到学校后,才回去做家务,那时候妈妈太辛苦了,整个家筑在妈妈的肩上,看着妈妈那么辛劳,我曾经暗自伤心,后来我想出了个办法,每天上学时,我叫来小花狗边给它扔干粮,边骗它和我一起走,边给我壮胆,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学校,我的干粮也所剩无几了,那时我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愿意妈妈再辛劳。此后这样的重复也从未间断过,以后给小花狗的干粮少了又少,但小花狗还是一如既往,就这样小花狗给我壮了胆,让我安心的读完了初中。

   时光如梭,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小花狗静静的死在了门前的窝边,这不明不白的灾难真让我弄不明白,为何好物命不长呢?我悲泣,我哀号,但我永远再没有呼唤到我心爱的小花狗。后来妈妈见我哭肿了眼睛,便四处打听,从很远的亲戚家给我找来了一只和小花狗毛色一样的小狗仔,我好似又找到了小花狗的影子,谁知道好景不长,过了二十几天小狗仔又夭折了……

   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我再也没有看到令我魂牵梦绕的小花狗,我只能将那份记忆埋藏在心底,一有机会我总会偷偷的翻阅,追忆那段超越动物的感情。

                                    憎狗

   邻居王大婶家的长尾巴大恶狗那可是出了名的,咬伤了村里的好几个人,村里的人都盼着叫去死,可那狗越长越气盛,越霸道,越爱咬人。我从骨子里就恨它。小时候特别眼馋王大婶家门前的那棵大杏,每逢麦黄时节,金灿灿的大杏子真让人口馋,王大婶可是个有心眼的人,到杏子发红时,就把她家的“黑贼”拴在树下,硬叫人看了又看,咽了口水又咽口水,总是不让你有可乘之机。

    童年的我充满幻想,爱冒险,也爱找有趣的事去做。那年天旱的厉害,山坡上的草晒干了,我和伙伴们只能到沟滩去放养,后来听老人说,烧鸟窝就能下雷雨,我和小军,小娃,三多,小猴几个趁着中午休息时跑到村头的白杨树林,专挑丈把高的树上的喜鹊窝去捣,我们几个脱了个精光,用劲爬到高高的树上,用火柴点燃喜鹊窝,火见到干柴就像饥饿的人见到美食一样,鸟窝被大火吞噬着,干裂的鸟窝像爆竹一样发出劈哩啪啦的声响,烧断的树枝像从空中射下来的火箭,直接落在我们的光背上,灼热的疼痛刺入心肺,我们几个均未逃脱噩运,一个个从几丈高的树上跌落下来。我的运气还算好,掉在了一堆树叶上,只是擦伤了一点皮肤,小三掉下来翻了几个滚挂在了悬崖上,小娃从树上掉下时,只见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我们几个强忍着疼痛,挣扎着把他抬到树泉里,足足等了十几分钟,小娃才苏醒了过来……

    冒险的时刻又到了,我观察了好几天,王大婶家的“黑贼”在中午总要睡一会。我曾多次暗自庆幸,又不敢掉以轻心,“黑贼”的力量那么大,王大婶又用一根细麻绳系着,万一绳子断了,准会栽在它的血盆大口之下……还是不能轻易冒险,可是红润大杏的诱惑力和“黑贼”凶残的目光在我的内心闪现过多次,真叫人痒痒的。不要说毒品、财色和赌博都是魔鬼,就是一个小小的欲望也会摧毁一个人的精神防线,让你一败涂地。童年的天真让人不会去思考任何后果,我趁着黑贼午睡时分,借着王大婶家门外的墙从一偏枝上顺着到了树顶。我从来没有尝过这么香嫩可口的大杏。我边吃边摘,小小的两个衣兜装不下几个杏子,记得爷爷曾用袖管装过东西,我急忙脱下外衣,简单的包扎好袖口后,足足装了两袖管,然后把衣服驮在脖子上,正当我得意时,树下的“黑贼”发现了树上的我,它用恶毒的双眼死盯着我,张着血盆大口,伸完懒腰后狂叫了几声,直往树上扑,他虽恶恨无比,但要上树来还是黄牛追兔子-------有劲使不上。不过想起“黑贼”的劣迹,心里总有些恐惧。

   张大爷的腿就是被“黑贼”咬伤后不甚感染,迫不得已截了下肢,至今还瘫痪在床上,闹得一家人过的不愉快。邻居家的小花,是我们村上有名的乖娃,竟被这黑贼压倒在地咬掉了一只耳朵……这么秀气的姑娘竟遭到如此恶运,真叫人哭笑不得,想着这些,我的心禁不住“咚、咚、咚……”的跳个不停。可一直在树上总不是个办法,我慢慢地挪动着,想从原树枝返回去,“黑贼”扑着,叫的更厉害了,就在我移到树枝的那一瞬,“黑贼”用力一跳,维系的绳子断了,一场灾难就要来了,凭着我多年放养练就的快捷,我股不了其他,一纵跳到墙上,翻下去撒腿就跑,不知怎的,在这关键时刻,腿上没有了劲,快跑到我家庄背后时,一阵疾风驶来,“黑贼”竟追在后面,我急了,用装满杏子的衣服捂住脸和上身,随后的一切我都一无所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苏醒过来时,才发现躺在自己家里,疼我的姐姐守候在我身边。姐姐说“黑贼”只是撕破了我的那件米色的裤子,身上伤倒没有。听着这些,我好伤心啊,那件米色的裤子是我哭泣多次跟姐姐要的。那时家里穷,姐姐风雨无阻整天在野外挖些柴胡之类,花了近半年的功夫给我买来的,我一直没有舍得穿,这来之不易的裤子,不知道凝聚了姐姐多少心血,我来不及珍惜,竟被“黑贼”撕了个粉碎。

    ……我恨死了“黑贼”,我非要报复它不可,让这个作恶多端的家伙不得好死……

                                     降狗

  “ 黑贼”撕裂我的裤子,同时也撕裂了我友善的心灵。我常常在恶梦中惊醒,想象“黑贼”在我身上疯狂撕裂的那一幕……

为了降服“黑贼”,我和小三一伙商量过好多次。有的说挖个恨深的跌人坑,在上面搭上细细的柳枝,等“黑贼”跌下去后,再用石头和瓦块制服它;有的说不如在馒头里夹上响炮,狗一嚼会自动燃烧,炸死算了;有的说用鼠药更快捷……想了好多办法还是不凑效。酸注意挺多的铁头发言了,不如用刚出锅的煮洋芋,烫掉狗的牙,叫它活受罪。小猴说那还不如用萝卜,它的保热性好,关在牙齿上也不容易掉下来。哈哈……好主意啊,我们约定了下午放学后行动。

    下午放学后,小铁头乘家人煮洋芋时在锅里放了个好大的萝卜,等了好久,终于盼来了煮好的萝卜,我们几个飞也似的跑到王大婶家门前。黑贼正在酣睡啦,它听到有动静,猛地跳出窝,叫了几声,便露出锋利的牙齿,恶狠狠的盯着我们,还不时的向我们扑来,我们都急着叫小铁头扔那烫萝卜,但他不慌不忙,先丢了几个洋芋,看黑贼吃的尽兴时,才把萝卜扔了过去,黑贼见是个大东西,猛扑过来,疯狂地把萝卜吞在嘴里,一阵凄厉的叫声吓得我们四处逃窜,只见黑贼惨叫着,翻滚着,不时用前抓乱刨关在牙上的萝卜,折腾了好长时间后,“黑贼”便躲进门前的窝里,好长时间没有出来。我们以为除了害,便撒腿跑回了各自的家……

    村里的人们也奇怪,为什么这几天没有听见“黑贼”的叫声,人们都在乱猜测。小铁头偷偷的捡回了那个萝卜一看,黑贼的几颗尖牙全掉在萝卜里,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几个乐极了,当晚我们把家里最好的水果凑在一起庆贺了一番……

   王大婶也没有弄明白,自家的狗不吃不喝,连续几天也不出窝,只是把嘴埋在肚子下蜷成了一团,眼睛里流着泪,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狂妄和勇猛,再也没有了往昔的高傲和狠毒,有的只是默默的瑟缩。

    此后的日子,王大婶曾翻天倒地的骂了好多天,但我们几个始终保持着沉默,村里的人都说除掉“黑贼”是好事,但后来看到“黑贼”的毛色憔悴了许多,它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心里还是有些隐隐约约的自责。虽有些同情,只因为它作恶多端,这样的因果报应也是罪有应得。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